小时候,总觉的自己长大应该成为一个英雄,应该杀掉很多很多坏蛋,比如恶龙、魔鬼之类。 一个有理想的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绝望的? 难道就真的的没有一种制度,使坏人受到惩罚

老实人还能挣到钱吗?发人深省!

小时候,总觉的自己长大应该成为一个英雄,应该杀掉很多很多坏蛋,比如恶龙、魔鬼之类。

一个有理想的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绝望的?

难道就真的的没有一种制度,使坏人受到惩罚?

为什么这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呢?

最后的结果就是,为了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,大家一起把房价捧的越来越高,有房的人看着纸面财富而心安理得,没房的人就愤愤不平,社会就这样被对立和撕裂。

原来他们也都是曾经有梦的少年!

5

说白了,一切都是因为自私,每个人都想得到额外的照顾,我想要,你就得给我,你不给我,我就闹,一哭二叫三上吊,不让我占便宜,我就闹得你不得安宁,这一招的确够狠。

人性使然,即便大部分人都有公德心/公理心的,但是每个人都会坚持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所以当我们明明知道盲从购房对只能加剧社会的不公,但是还都往这个大泡沫里吹气,为这种野蛮的行径添砖加瓦。

4

还是拿上面两件事为例,为先登上车,大家都不去排队,结果车辆一来,众人就争先恐后,所以上车的效率就低了,最后谁也都没有占到便宜;

关键就看谁闹腾的手段更加高明,反正大家都是靠不正当手段捞到的好处,所以他们看彼此都不顺眼,一直在互相猜忌/算计,“巧闹”的看不惯“瞎闹”的,瞎闹的怒骂“大闹”的。    每个人都不相信公理,每个人都用道德要求别人,每个人都提防着别人,生怕被人算计上了。

所以,厄运一直笼罩在上空,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厄运会降临到自己身上。

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苦难,一切苦难都来自于自己。

一个好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坏的?

从他觉的不公平的那一刻起。

3

除掉恶龙最好的办法就是,不要唤醒内心的那条恶龙。    最后我想到了鲁迅的那句话:

当我们还是个懵懂少年,谁不是嫉恶如仇,谁不曾满腔抱负?

然而很多人最终都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。

小时候不懂鲁迅,成年后再读鲁迅泪流满面。

面对大多数人的恶行,如果为了使自己利益最大化而放弃了是非黑白,去做一个盲从的帮凶,你就已经站在了恶人一边。

这就是为什么医闹、房闹、学闹那么普遍的原因,比如买的房子降价了就会有人组织业主去闹,虽然这种要求是不合理的,但是总能从政府和开发商那里讨得一点好处,所以房闹的手段被一脉传承。

道理很简单,每一个人面对不公平都有情感上的愤怒,但当大家发现只有跟随别人一起投机才能保证自己利益的时候,也会跟着他们后面行动。

长此以往,妈妈只能采用一个很无奈的办法:“按闹吃奶”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哭的越凶,吃的越撑。

在一个社会里,当有一小撮人因为投机取巧而先获得利益,此时如果社会的惩罚和价值体系不能使他们付出代价,那么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会再坚守自己原则:聪明人会把才华用在利益的争夺上,平庸的人为了争取利益则会铤而走险。

在利益面前,当大家都在不择手段,那些守规矩的老实人,反而被一个个淘汰。

然而当我等长大后,并没发现那些张牙舞爪的恶龙,却看到一股更大的邪恶势力,他们并不是像恶龙魔鬼那样面目狰狞,相反却个个道貌岸然,仪表堂堂。

我们都知道,数学上的乘法有一个基本法则:正负得负、负负得正。即:一个负数乘以一个正数的结果是负数,而一个负数乘以一个负数的结果却是正数。

而个人的特权一大,就会侵蚀他人权利的边界,就变了了肆意践踏别人,这不就是“吃人”吗?

所以,现在人个个焦躁不安,毫无幸福感。

这就是绝大部分人的宿命,也是我们为何总是满脸愁苦的根本原因。

水木然

这会导致每个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,都不再相信公理,而是先寻思着如何投机,最后导致整个社会的运作效率都大大降低。

我忽然明白鲁迅在《狂人日记》里写的那句话了:

做文艺的,比不过做娱乐的;

社会上也有两种人,一种是好人,一种是坏人,正常情况下好人远比坏人多,坏人成不了气候,而一旦坏人越来越多,社会风气“正不压邪”的时候,社会也开始变质……

我们向来以 " 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 " 为座右铭,其实意思就是我们要 ”忍常人所不能忍“,最后就可以 " 行常人所不能行 ",说白了就是投机和闹腾的手段更加高明,成了 " 高人一等 " 的人。

每个人都像嗷嗷待哺的孩子,一旦想得到好处了,就会哭闹,然后妈妈就得给一口奶吃,他们才会停止哭闹。

什么是作恶?不是只有杀人放火才是作恶。

6

从他看透众生之恶的那一刻起。

再想想平时常见的例子:我们平时乘公交或地铁,规矩排队者总是被挤得东倒西歪,而不守秩序的人倒常常能够捷足先登,能抢到一个座位;而当我们在一群人里打车,站在路边规规矩矩等车的人,总是被强行站到马路中间的人抢去机会。    也因此我们就明白了下面的现象:

高房价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?

于是人一旦成功之后,就拥有了投机和闹腾的" 特权 ",人人都崇尚这种特权,有人说不对呀,大家明明是在仇视特权,其实大家仇视的不是特权,而是凭什么那个享受特权的不是我?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……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
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种制度,能让投机的人受到惩罚?能让那些劳动者得到回报?

最后,“闹腾”成了很多人的标配手段。每一个人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不是按规则行事,而是先去闹腾一番,先上去先撒个泼再说,闹得越大收获就越多,越会闹越占便宜。

按照这个逻辑发展下去,社会是一定会要 " 人吃人 " 的。所以鲁迅认为,这个社会几千年的糟粕,在于 " 伪善 ",教别人做好事,自己占便宜。割别人的肉,填自己的腹,发展到极致,便成了人吃人。    初读不解曲中意,再读已是曲中人。

这其中最受伤的就是那些真正的刚需。多少刚需者,都是城市真正的贡献者,它们兢兢业业的工作,只为能有个立足之地,然而如今最可悲的是,城市正在淘汰这些对它有贡献的人,却在反哺那些好吃懒做的人,比如拆迁户,比如炒房者。这些人可以坐享其成,而大量的刚需阶层,却在含辛茹苦的变相供养他们。

人体内有两种细胞,一种是正常细胞,一种是癌细胞,正常情况下,人体内的“癌细胞”总会被“正常细胞”吞噬清理,而一旦“癌细胞”的繁殖速度过快,并且压过“正常细胞”时,人体就开始变质,这就是癌症。

于是大家时刻在互相算计,互相堤防,到了最后人心向背,人人自危。最终僵持在一种互相制衡的尴尬状态,大眼瞪小眼。

做真货的,比不过卖假货的;

为了先打到车,大家都站到马路中间去伸手拦车,结果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,占据大半个车道,导致道路越发拥堵,大家打车的效率也都变慢了。    这就是最终结果:每个人都互不相让,不再迁就别人,也不再相信公理,然后互相提防、人人自危。大家僵持在一种互相制衡的尴尬状态,然后大眼瞪小眼,此时社会的运作效率大大降低,经济效率大打折扣。

而那些不会闹不会哭的孩子,就很少能吃到奶了,因为无时无刻都有孩子在哭闹,只有当那些老实的孩子饿的快不行的时候,妈妈才会挤点奶水“救济”一下他们。

2

所以,在一个出错的大多数里,我们往往被逼着去犯错,去变坏。这就是负负反而得正了。对于社会上大多数人来说:当我们埋怨社会太不公平的时候,我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在利益面前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放弃了原则?当我们埋怨淘宝假货太多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那么喜欢占便宜?当我们埋怨流量明星/小鲜肉赚钱的太多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如此迷恋娱乐选秀节目?

比全民投机更可怕的,是“按闹分配”。

此后如果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
我翻开历史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‘仁义道德’四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“吃人”!

我终于恍然大悟:恶龙就在每一个人的心里。

可笑的是,如今这种不公平的现象依然还在加剧,各种各样的投机者依然坐享其成,很多房子依然还是变相的集中到了那些炒房人手里,这些人通过假离婚等各种手段获得购房资格,然后一起跟那些刚需的去抢房。他们毫不客气的跟穷人(刚需)抢食。

做科研的,比不过做金融的;

在这个社会里,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,没有一个人是光明正大的,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安全的,因为每个人都有小辫子。

     令人无奈的是:时间一长,那些老实人也开始学会闹腾了:凭什么是我们这些不会闹腾的人吃亏?我也要学会闹腾。于是先闹的人带动后闹的人,大家一起闹。

上次跟一个朋友聊天,我们在探讨高房价对经济的伤害性,都表示对高房价深恶痛觉,但聊完之后他第二天就去排队买房了。

经济上叫: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社会上就是:“坏人淘汰好人”。

1

上一篇:为什么疫情下美国失业率飙升比欧洲更严重?    下一篇:高价地频现 房企“补仓”推升土地市场    

Powered by 股票配资平台www.ankeng.com.cn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8 中信e配官网 版权所有